本命平良
不打游戏

关于

平良
第一人称良预警
be 算账请找我_(:D)∠)_

“去伦敦吧。”他低头整理着衣服,试图让自己显得不刻意。
“伦敦?什么时候?”
“等我把手头的事交接完就走。”他眯起眼睛笑了笑,“本来打算准备好再说,但看你最近没什么精神,说出来先高兴着,惊喜吗?”
“嗯。”我心里并没有什么感觉,借着给他整理领结的姿势低下头。
他的手指摩挲着我耳后,热度像要把我烫伤。
“好好休息,别到时候去不了。”他的唇在我侧脸上轻轻一落,“走啦。”
司机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他穿着我买的黑色风衣,和往常一样回头挥手。
我也抬起胳膊晃了晃回应,注视着,直到再也看不见车尾转身上了楼。

……

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还是个纤细的少年人,在舞厅前...

一份文手问卷

 @谢安之 谢邀

第一次玩问卷,来交卷了~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挠头……好像并没有,按目前这个ID也许我可以叫阿想、阿好、阿改(开玩笑开玩笑:P)


02.大概是从什麼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麼?

实不相瞒……直到高中我才开始接触小说,高二试着自己写东西(。

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喜欢吧,而且有些时候想看某种类型的文章但找不到就会想自己写。


0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麼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麼看法?

文风……我觉得文手成长到一定阶段才会有文风这种说法,我还是个孩子~只能说风格偏软,没什...

来客

*架空,没有感情描写,场景请脑补六七十年代的农村(……)
*对应原历史线是刺秦之前
*自娱自乐,一旦感到不适请及时点叉

1.
昨儿下了场大雨,地上一坑坑泥汤子被牛踏得稀浑,手搭上土坯房后墙能搓下满把泥,倒也洗透了黄扑扑的天,使得早晨能露出清透的日头,连水洼子泛光都显得可爱起来。
胡同口挤着六七个丫头小子,六七八九十来岁的都有,一色的泥猴子,或局促安静或茫然呆愣,都专注觑着一个男人。
男人穿件浆洗掉色的蓝褂子,蹬着青布鞋蹲在地上,两肘撑着膝,正捧着个磨毛了边的黄皮小本瞅,隔一会叫一个孩子,撕下半页纸递过去——这些孩子来时无名,长到今天才晓得自己是谁。
他念名时用普通话,声音清亮,听着让人觉得用心。
不多大会...

新住处床铺靠着后窗,能听一夜雨声

【平良】叒一个日常

夏天了,吃点甜的XD

他走进大厅,趁一线刑警们锐利的目光还没把自己戳成筛子扔出了“贿赂”,在唇边竖起食指。
点心烘烤得恰到好处,成功取悦了满嘴泡面味的干警们。
“陈老师你副业是搞烘焙的吧。”随何说,“张队带人出外勤回来没多久,可真会掐点哈。”
“我们搞烘焙的都很会掐点儿。”陈平抛了个媚眼给他,转头去推办公室的门。
“这要是我敢不敲门……”随何看着重新合上的门咔嚓咔嚓咬着椒盐饼干。
“张队会直接踹你出来。”陆贾伸手敏捷地从他桌上又捞走两块,“毕竟惯着你没用,不会做饭,不会打扮,媚眼抛得也不好看。”
随何:“这是局里新定的潜规则标准吗……”

陈平第一反应是空调太凉,室内外温差这么大,这简直是没病找病。
实木...

风云变幻,何处无晴雨。何处无一荫蔽,无一篝火,无君与我两厢对坐,归万物虚白空寂。
——《道剑》 @名儿乃一时兴起

是不是我阅读理解不好,重看这句难道不是韩申徒告白现场嘛?!⊙▽⊙真香ww

(溜完烂字,迅速遁走)

【平良】双一个日常

昨天的图片被屏蔽了,又试了试终于找到敏感词(╥_╥)能发出来了
看过的朋友不用再点了

  郦食其路过楼梯拐角兜头撞了个人。
  “哎!”抬头一看是陆贾,“慢着点,干什么呢,鬼鬼祟祟的?”
  陆贾看清谁后松了口气,身子转过来郦食其才看见他手里还有东西。
  “吓死我,以为张队呢。”
  “啊?你们又背着张队干什么了?”
  陆贾神秘兮兮地笑道:“不知道了吧,今儿是张队生日,我先去办公厅了,一会记得过去哈。”
  郦食其低头看他拎着的蛋糕盒子回想了一下日期:“生日?今天不是……哎小陆你别……”
  人已经没影了。
  下班的时间刚过,但大家都没走,一群人待在和队长办公室一门之隔的大办公厅里用目光无声地交流着,这...

探花

架空
平良|良平自由心证
昨晚失眠摸起手机平坑,一抬头天亮了……篇幅有点长,快八千了_(¦3」∠)_

  清平楼这日来了两位许久不见的贵客,掌柜方迎上去便瞧见有一位面色不太好。
  “今日咱们将军不爽,快挑些平日他爱吃的送来,好消消气。”
  那面白无须的中年文士如此说着,面上却笑意深深,分明是揶揄。
  他口中的将军瞧着年轻,气度却不轻浮,穿一身香色织银圆领袍,外罩轻衫,腰背劲挺,俊眼修眉,行走间英气与风流气兼具,眼皮一抬便叫人且惊且喜,既撩拨得心神又不使人生出旖旎。
  掌柜被他瞧了眼,眉心一跳,不敢多说退下去安排去了。
  上了二楼落座,酒还未上,先前的文士便笑道:“探花郎也是有趣,怎...

【平良】又一个日常

柏拉图挺好的(小声逼逼)


   “先生……您需要帮忙吗?”
  “谢谢,不用了。”陈平笑了笑,在工作人员关切的目光里接过自己的行李箱。
  他尽量快得往出站口走,边走边开机,航班延迟,不知道张良等多久了。
  -局里突然有事,没法去接你了。
  -张谨去了。
  陈平看完两条消息对着手机屏苦笑,还想着卖惨求抚慰呢,这架势今晚说不定都要独守空房了。
  张谨眼巴巴望着国际航班出站口,等这波人都要走完了才看见个慢吞吞的人影,西裤衬着腿长得逆天。
  太吸睛了,跛脚长腿欧巴。
  张谨啧啧了两声,看着陈平拒绝要帮他拎行李的好心美女,扬手挥了挥示意可以救他于水火的人在这里。
  陈平马上笑着朝这边指了指...

【平良】一个日常

修了修放出来占tag存档,现pa

  张良到家时陈平正在门口穿鞋,一抬头看见是他表情有点惊讶:“吓我一跳,还以为你今天又加班呢。”
  “加完了,明天能休息了。”张良进了门,先给凑过来的金毛揉了两把脑袋。
  “没换鞋呢,怎么就进去了。”陈平在后面喊。
  “地板也该擦了。”张良把包往沙发上一扔,转身看着他,“你要出去?”
  陈平直起身跺了跺脚:“您天天忙着除暴安良都不知道冰箱空了,我不得去置办点食儿嘛。”
  张良笑了笑,最近确实加班加得挺过分的,他走过去拿起鞋柜上的购物袋晃了晃:“一块。”
  陈平手往他肩上一搭,拽过袋子:“你不累啊,歇着吧。”
  张良又把袋子抢回来,手背到身后,一偏头嘴唇似有若...

1/4

© 白袖里 | Powered by LOFTER